首頁 女頻 桃運神相

桃運神相 六耳犬 7523 2024-01-31 01:08

  聽到喻臨風三字,二傻三人立即變了臉色,對視一眼,旋即又打量喻臨風,似乎在他們心裡的他不該這般年輕才對,看起來就像個高中生。

  “天帝會?”二傻皺眉問。

  喻臨風挑眉,“哦,你們還知道天帝會?”他并不認為天帝會的名聲會這般大,這三人肯定特意調查過天帝會,而這般做的人要麼是朋友,要麼就是敵人。

  在他看來,自己與眼前這三人素不相識,完全沒有交集,既不是朋友,那就是敵人了。

  “天帝會的老大親自出面,這點面子還是得給的,叨擾了。”二傻并不笨,明明是他現在不敢跟喻臨風硬碰,卻說成給面子,倒還有些圓滑和自知之明,“合同,給你!”他将手裡提着的公文包扔出,被姜忠接下。

  打開公文包,裡面果然放着一份合同,姜忠看了眼喻臨風,見後者點頭,便将合同拿出撕得粉碎。

  “我們可以走了吧?”二傻問。

  喻臨風搖頭道:“我怎知道你們沒将合同拍成照片上傳網盤?”稍頓,他對姜忠和尤厲使眼色,二人立即逼上前,“想走也不是不可以,将手機交出來給我的兄弟檢查一番就可。”

  “你别欺人太甚!”大傻甩甩臉上橫肉,握拳頗有要動手之意。

  “呵,就欺負你了,能咋?”喻臨風嚣張大笑,對方肯輕易交出合同本就有些蹊跷,他自然不信他們會輕易妥協,肯定留了後手。

  二傻擺手示意大傻别動怒,遂既掏出手機扔給姜忠,其餘二人也隻得咬牙照做。

  果不其然,姜忠在三人的手機裡都發現了照片,恐怕他們沒想到有人會動手機,所以連照片都沒删,但還是保險起見地照相傳到了各自的網盤之中。

  姜忠冷笑着将網盤裡的東西清個一幹二淨,旋即直接将他們的手機扔到地上,踩碎。

  “你……”大傻就要發作,又被二傻攔了下來。

  “三位,配合、配合吧?”姜忠走上前,在三人憤怒的目光下強行搜身,最後居然在三傻身上又搜出一個手機,在二傻和大傻身上則分别搜出一個U盤,在手機裡又發現了合同照片。

  呵,還真準備充足,謹慎啊!

  喻臨風笑了,擺手道:“好了,滾吧!”既然是敵人,他也沒有給對方好臉色的打算。

  “山不轉水轉,告辭!”二傻一抱拳,領着衆人快步離開大堂,但臨處門時,大傻頓住腳步轉回頭惡狠狠道:“下一次,我會找回場子,不會太久的,會有人收拾你!”話完,快步離開。

  “我等着,”喻臨風無所謂聳肩淡笑,“能收拾你們一次,就不怕不能收拾你們第二次。”

  “你……你們别走啊!”黃偉光想追上前,心裡早都膽怯了,黃偉群卻是快步将他阻攔,道:“堂弟要去哪兒呢?見面了就得叙叙舊不是?”說着便一把摟住黃偉光肩膀,臉上堆笑,卻毫無預兆的一拳打在其臉上,緊接着擡腳将之踹飛,跌倒在地上。

  “堂……堂哥,我真是沒辦法才這樣做的,都是他們威脅我的……”黃偉光從地上爬起來恐懼道,話沒說完又被黃偉群沖上前一拳狠狠砸在臉上,打的前者滿嘴是血。

  “走吧,咱回公司好好聊聊,真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真以為你可以一手遮天,欺上瞞下?呵,你不覺得可笑嗎,公司可是我創立的,許多兄弟姐妹跟我一同共患難,若連這點人心都收不住,我黃偉群早都垮台了。”黃偉群話語間就想帶着黃偉光進入電梯,誰知後者居然一下就紅眼了,知道上去公司後不會有好下場,更知道黃偉群不會放過自己,當下心一橫,毫無預兆的從兜裡掏出一把彈簧刀便對着黃偉群脖子紮去。

  寒光乍現!

  彈簧刀并未紮中黃偉群脖子,被尤厲以飛刀擋下了,而飛刀刀尖則狠狠刺進了黃偉光手臂,一股鮮血當即就流了出來,這家夥養尊處優慣了,立即痛得發出殺豬般的嚎叫,一見血便沒了想殺人的膽量。

  其實他也不想殺人,隻想将黃偉群刺傷好趁亂逃走,卻不知他這個行為實在太傻,就算黃偉群真受了傷,這不是還有喻臨風、尤厲、姜忠、楊隋四人嗎?

  “瑪德!”黃偉群一臉後怕,擡腳将黃偉光踹進電梯,那瞬間真切感受到了死亡危機,吓得額頭全是冷汗,咋也沒想到後者竟惡毒到要他命的程度。

  一行人抓着黃偉光上到樓上,來到公司,在姜忠的逼問下,從前者辦公室裡找出了合同和電腦上、手機上、網盤裡的各種備份,遂既将之悉數删掉。

  “他怎麼處理?”尤厲指着黃偉光。

  喻臨風聳肩,将目光投向黃偉群,畢竟這是後者的家事,他也不好太過插手。

  “你走吧!”黃偉群靠着辦公桌,整個人像一下子老了七八歲,他真的很想不通,别人不背叛自己,為何最信任的人會背叛自己?難道自己給這家夥的還不夠嗎?

  殊不知某些人到了一定地位,野心也會越大,已經得到了很多,還想得到更多!

  黃偉光捂着手臂傷口,低頭走了,但喻臨風卻是看見了他臨走時,眼中閃爍的怨毒光芒,不由搖了搖頭,黃偉群還是不夠狠心。

  不過若是換個身份,喻臨風恐怕也不會真要了黃偉光的命,畢竟是那麼多年兄弟,哪怕背叛了,昔日的情感和記憶仍舊在,下不去這個手。

  此刻,他想到了自己這個組織裡的所有人,會不會有人背叛自己?若是有,最先背叛的會是誰?隐隐中,由小見大,防患于未然還是有必要的,他心裡已然萌生了一個想法!

  “風哥,對不起!”楊隋走到喻臨風面前垂頭喪氣。

  “不礙事!”喻臨風并不責怪,有些話用不着他說,自由人會教楊隋,他旋即挑眼看向黃偉群,挑眉道:“不帶我參觀、參觀?”

  黃偉群忙振作精神,領着喻臨風出了辦公室,在前帶路,邊走邊為喻臨風介紹公司内部情況。

  姜忠故意放緩腳步,楊隋似也預感到他會對自己交待什麼,垂着腦袋跟在後面。

  “你是不是想着要變得更強?”姜忠問。

  “是的,我想更強。”楊隋說。

  姜忠聞言卻是冷笑,“你一個人再強,能打赢十人、一百人,還是一千人?”

  楊隋微愣。

  “記住,你是龍組組長,而不是普通小弟,你負責的不是自己能不能變強,而是需要擔當起龍組該擔當的責任。”姜忠說完便快步向前走去,留下一臉呆滞的楊隋。

  片刻,一行人走出公司。

  剛站在寫字樓的街道上,原本晴朗的天空忽地變得昏暗,如大腿粗的雷霆轟轟而下,宛若原子彈在爆炸,發生可怖的大破滅景象。

  “怎麼回事?”姜忠驚駭地擡頭望去。

  喻臨風心頭忽然升起不妙之感,莫名感到很恐怖的壓抑。

  忽地,天幕一下就黑了,天地間宛若黑暗時代來臨,恐慌瞬息籠罩在每一個人心頭。

  緊接着,便見燕京中心有一道光束沖天而起,擊穿了天穹,顯露出龐大的漩渦,其内有星辰沉浮、飛船橫空。

  “那是……龍氣!”姜忠驚駭道。

  龍氣?

  衆人回頭看他。

  姜忠也不解釋,隻是滿臉的恐懼和擔憂。

  “你知道些什麼?”喻臨風忍不住問。

  “我見過這東西,有些人稱它為龍氣,也就是地下的龍脈之氣,具體是什麼,我并不知道。”姜忠搖頭。

  交談間,忽地一道寒光乍現,一把銀槍自黑暗中閃出,直取喻臨風咽喉。

  “小心!”楊隋大叫着沖出,擋在喻臨風面前,然而前者想要阻擋那銀槍,可閃爍的寒芒宛若摧枯拉朽的奪命利器,直接洞穿了楊隋的腦袋,砰的爆碎開來。

  “找死!”尤厲和姜忠兩眼爆紅,同時沖出,然而以二人強大的身手竟也無法阻擋了銀槍絲毫,眨眼之間就被釘死在地上,鮮紅的血流了滿地。

  喻臨風呆了,徹底忘記了出手,他根本無法想象怎樣厲害的人才能一槍把姜忠和尤厲打敗并殺死,要知道二人比他可厲害太多。

  銀槍即将臨近,死亡的氣息籠罩全身。

  “慕容蘿,你敢殺他,我便滅你全族。”一個女人忽地閃身至喻臨風身前,持一把冰刀擋住了銀槍。

  看着這個女人的背影,喻臨風腦海驟地疼痛,好熟悉的人,好熟悉的體香。

  似乎……她是自己很在乎的一個人。

  銀槍被擊飛。

  喻臨風看到了黑暗中站着一個女人,極度美麗的女人,但她身上散出的氣息卻是詭邪的,宛若地獄閻羅,鬼氣森森。

  “周雅露,我閻羅殿一代代人籌劃之事豈是你能阻擋?前來殺他,不過是想了解心中一樁因果。”

  “他如今已是廢人,何必趕盡殺絕?就算他真的是異數,可如今也沒能力阻擋你們的步伐。”

  “哼,今日天地将被傾覆,終生都要消亡在異世的強大武力下,任爾等如何掙紮都無用,就算他現在不死,稍後也會屍骨無存。”

  黑暗中的美麗女人走了,在無數雙眼睛裡騰空而起,直奔天穹那龐大的光束和漩渦而去,且在她身後,逐漸有無數人騰空跟随,一個個都裹着黑色的長袍,渾身上下散發陰森的鬼氣,宛若一群從地獄來臨的魔神。

  慕容蘿、周雅露?

  好熟悉的名字,好熟悉的人。

  但任喻臨風如何去想,也想不明白她們到底是誰。

  忽地,一架架戰鬥機、直升機橫空,對着那閻羅殿衆人發動進攻。

  砰、轟隆……

  然而在絕對武力下,所謂的高科技産物變得不堪一擊。

  但見慕容蘿持銀槍橫掃而過,那戰鬥機和直升機就宛若被雷電劈中,瞬間爆炸開來。

  此刻,從黑暗裡走來一群人,站在喻臨風面前。

  看着他們,喻臨風靈魂力感到特别熟悉,宛若生死與共的兄弟,然而記憶裡卻又沒有關于他們的存在。

  “你應該認識他們的,可如今卻忘記了。”周雅露回頭看向喻臨風,萬年不變的冰山臉露出微笑,似乎也隻有在他面前,她才能溫柔的笑,才會露出妩媚的一面。

  “是……是你?!”喻臨風認出了周雅露,隻不過記憶僅局限于她是他的管床護士,陪了他三年,照顧了他三年。

  周雅露溫柔的微笑着,走到那群站在黑暗中,卻又看得清面貌的人面前,一一介紹道:“他是高仁、他是古鋒、他是鐘威,你……還記得他們嗎?”

  稍頓,她又繼續為喻臨風介紹。

  “他是蒼藍、他是邢陽,你與他們曾是仇敵,但今天,我們将一起并肩作戰,隻為還這天下一片清明。

  “他是東方少陽,你的大師兄,還有他、他、他以及他們,都是你神相門的師兄弟。

  “至于這個老不死的假和尚,他叫武能,也就是無能,他是你的師父,養大并傳授你神相一脈的絕技,也是他在三年前以蒼龍之身保住了你的性命,隻可惜性命還在,你卻已不再是完整的你。

  “還有他,姓房,我們叫他房醉漢,你曾與他在百島湖相遇。

  “……”

  相繼介紹完所有人,周雅露微笑着不再說話,喻臨風感覺頭要炸裂了,看着眼前的人,就好像将要徹底離别,心底最深處的重要東西在消亡。

  “小子,再見。”高仁笑得很灑脫,“或許今生……再也不見。”

  “風哥,保重。”鐘威微笑。

  “保重。”古鋒抱拳,“多謝你昔日救命之恩,多謝你帶我進入了這精彩的圈子,這一生,夠了。”

  “小師弟,好好活下去。”東方少陽走上前輕拍喻臨風肩膀,滿臉關懷。

  其餘師兄相繼上前,有的隻是笑着卻沒說話,有的說話卻沒笑着……

  蒼藍和邢陽上前無言的與喻臨風對視數秒,笑了笑,最後也走了。

  “好了,該走了。”武能沒上前對喻臨風說些什麼,沉默着轉身騰空而起,腳踏虛空,宛如仙人,僧袍獵獵,光頭發光,忽地又頓住,轉身低頭慈祥的對喻臨風道:“小兔崽子,再苦、再累、再傷心、再悲痛,都給老子好好活下去,記得逢年過節,給為師多燒點美女過來……”頓了頓,他眼露回憶的光,似看到了初次相遇時,“為師相信你,一定能恢複記憶,一定能做到我們不曾做到的事,保重,加油。

  “當你回首往昔,如昨日剛過,卻已滄海桑田,物是人非,人間悲哀,莫過如此,可你又必須活下去,前路漫漫,薪火不斷,再看昔年,歲月如梭,猶記得初次見你時,還是在風雪裡的孩童,如今卻已大了……”

  所有人都跟在武能身後踏空而去。

  “你們要去哪兒、要去哪兒!”喻臨風放聲狂吼,悶聲如雷,心如刀割般的痛,靈魂有種被撕裂的感覺,好似有什麼東西在腦海裡蘇醒。

  周雅露走上前,忽地一把抱住喻臨風,櫻桃小嘴親在他的唇上。

  “我愛的人,再見。”

  她走了,走的幹脆而決絕。

  “抱歉,我無法再為你找尋能恢複記憶的方法,希望有朝一日,你能想起一切過往。

  “待你想起過往,若世間真有輪回,你能遇見與我一樣的盛開的同樣的一朵花,請你找到我,渡我回彼岸,希望……還能再見,希望……能有這麼一天!”

  所有人跟随武能踏空而去。

  天空的漩渦在變大,最後好似将整個天穹都給分-裂開來一般可怖。

  大地在分-裂,一架架被打落的飛機轟隆隆炸開,遍地都是恐慌的慘叫,一棟棟高樓大廈在坍塌。

  宛若世界末日來臨,無邊的黑暗吞噬每一個人的心靈和靈魂。

  此時此刻,沒有誰再能管得了誰,遍地都是哭嚎,遍地都是人間悲劇。

  “媽媽、媽媽……”

  “小龍、小龍……”

  街上有孩子哭泣,有男女在尋找丢失的孩子。

  一輛輛汽車撞在一起。

  世界失去了電燈,仿佛一切發電能源都被凍結。

  聽着、看着,喻臨風的心在痛,靈魂在滴血。

  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會這樣,本該完美的世界,怎變得如此恐怖,像是地獄之門開啟了一般。

  我愛的人?

  她到底是誰,他們到底是誰,又要去做什麼,又要去哪兒?

  我是誰,我到底忘記了什麼?

  腦子是亂的。

  “你是誰、你是誰,你還沒自我介紹。”喻臨風對着周雅露的背影嘶吼。

  “我是誰不重要,待有朝一日-你能想起,便知我是誰,便知我們是誰,便知去了哪兒,便知如今要做什麼……”

  悲傷、惶恐、害怕……

  一種種情緒充斥心田。

  轟隆隆……

  他忽然看到一艘古老的船橫空,推滅擋路的一切事物,此刻在那船頭站着一男一女。

  那男女似低頭看了喻臨風一眼,目光帶着溺愛,帶着訣别。

  “父親、母親……”他無意識的低語,不知道自己為何要去喊那船上的男女,不知眼淚為何會毫無預兆的流下。

  他又看到一個個穿着迷彩服的軍人橫空,其中有不少是他軍訓時見過的人,帶頭的是個老家夥。

  很快,天空之中全是人影,有穿道服的,有穿僧袍的,還有穿着更古老衣服的,甚至還有隐藏在平民中的高手……

  若是他沒有失去記憶,定能看到那高空中穿着一件白裙站立的女子正是後鎖村地底的那個沉眠女子,白衣獵獵,長發飄卷,一張冷豔的面容帶着強大的氣場,渾身被一團白霧籠罩,是個如皓月般的女子,一看就知她是強大無匹的高手。

  天空在炸裂。

  那漩渦中有星辰在爆開,五彩缤紛,五光十色。

  喻臨風看到那光束沖破的漩渦中,有一道道恐怖的身影沖出,其中有獸人,有遮天蔽日的大鵬,更有一首首龐大的戰艦……

  而武能等人不僅要将那些人殺回那黑漆漆的漩渦通道内,更要面對閻羅殿這群瘋子的殺戮。

  天空下起了血雨。

  殘肢碎肉從上方落下,砸到地面。

  一艘艘戰艦沖破而出,從其内沖出猙獰的魔鬼。

  瞬息間,整片天地都充斥在殺戮之中,無數慘叫,無數怒号,無數悲哭,成了人間地獄,成了人間慘劇……

  不知站立了多久,忽地一塊巨石從空中落下,要砸中喻臨風之際,黃偉群從一旁沖過來将他推開,可後者卻被巨石砸成了肉餅。

  “不……”

  喻臨風怒吼。

  然而當他擡頭再望去,眼睛綻放幽光,像能洞穿虛妄,竟清晰的看到了那漩渦内的殺戮場面。

  周雅露被一把銀槍洞穿兇膛,血灑漫天……

  武能被一頭巨獸咬掉左臂,仍舊拼死戰鬥……

  東方少陽被一箭洞穿小腹,施展一秘術與敵同歸于盡……

  ……

  一樁樁、一件件、一幕幕,無不刺激喻臨風心靈。

  不知過去了多久,當天地恢複寂靜,當那天空的漩渦消失,當那龍氣形成的光柱散去,再沒有人從黑暗永寂的漩渦裡出來。

  武能沒有、周雅露沒有、東方少陽沒有、高仁沒有、那絕麗的白衣女子同樣沒有……

  天地間一片死寂。

  他們用自己的命封閉了漩渦通道,用一切逼退了那恐怖的入侵者,雖保全了這片天地,卻也有漏網之魚降臨而來,在天地間肆虐。

  它們吃人、它們破壞、它們嗜血……

  那是一群強大而恐怖的惡魔和厲鬼,是最殘忍的生物。

  人類哭喊、戰鬥,再哭喊、再戰鬥,為了生存,為了活命。

  不知過去多少年,大地在重建,那群魔鬼般的生物也被殺退,躲到了暗處,人類城市在恢複秩序,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開始。

  在周雅露等人消失一年後,喻臨風憑借蒼龍圖騰強行恢複記憶并擁有昔日實力,一個人獨自殺遍天地間,斬滅無數魔鬼般的生物,被世人稱為風天帝!

  站在昔日的龍鳳大學,這裡隻剩一片廢墟,走過一處處充滿記憶的地方,後鎖村、神相村……

  他沒有淚再流,他沒有心再傷。

  “我不要做英雄,也不要做救世主,世人的痛苦跟我何幹?天地的毀滅與我何幹?無數人的悲哀和傷心又豈能是我去管?我可以不要這天地衆生,我可以不要所謂的風天帝之名……

  “我隻要……

  “我隻要你們能回來,我隻要歲月能再回到往昔,我隻要再見你們一樣。

  “世間是否真的會有同一朵花綻放?就算有,我想要的不是同一朵花,而是昔日的……你們!

  “可如今,你們在哪兒、在哪兒……

  “師父、大師兄、高仁、古鋒、鐘威……

  “還有我愛的人……雅露……”

  一個人的孤寂,一個人的悲哀,一個人的尋找……

  一個人獨自上路,他依舊在尋找,依舊在路上。

  哪怕天崩地裂,他都不會忘記這最初的孤寂……

  他要找到他們,要找到通往那漩渦世界的辦法……

  一個人的……孤獨!

  (全書完)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