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女頻 婚婚欲罪

婚婚欲罪 容億 2364 2024-01-31 01:06

  郁姝寒叫了好幾次,都沒有人答應,這加重了她内心的不安。

  今天,驚心動魄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現在她是疲憊不堪,戰鬥力全無了,可千萬不要再出什麼幺蛾子了。

  黑暗中,看什麼都十分的費勁,郁姝寒扶着牆摸索前進,牆壁是冰冷的,然而,手上摸到的,似乎卻不怎麼對勁,怎麼熱熱的,像是人手。

  她的心幾乎漏了一拍,因為驚恐腳下一滑,跌進了面前的那個不明生物的懷抱。

  熟悉的氣息,熟悉的輪廓,郁姝寒眉頭一蹙,又是那個男人?

  “我才幾天沒回來,我的小妻子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投懷送抱了?”慕兮澤故意的将自己的聲音弄的很低啞,現在,他還不想那麼快的讓郁姝寒知道他就是謹之,那樣就沒意思了,不是麼?

  聲音,怎麼如此奇怪?郁姝寒感覺,慕兮澤和她今天見到的謹之就是同一個人,可聲音又不太對勁。

  後背上,某隻不安分的手,牽扯出她酥酥麻麻的感覺,将她的神思給一下子牽扯了回來,她驚慌的抓住那隻手,阻止他往不該去的地方遷移,聲音略微顫抖。

  “你幹什麼?”

  慕兮澤玩味的一笑,并未說話,而是選擇了最簡單粗暴的方式,将她打橫給抱了起來。

  “啊。”郁姝寒的腦袋一陣恍惚,拼命的推拒着眼前的男人。“你放我下來,慕兮澤,你冷靜一點。”

  “不用冷靜,趁熱打鐵豈不是更好。”慕兮澤大步的推開浴室的門,不顧懷裡郁姝寒的掙紮,就把她給丢到了大床上,欺身壓下,大手拂過她柔嫩如雪的肌膚。

  她剛剛沐浴過,身上的水還沒有擦幹淨,隻是裹了一層薄薄的浴巾,在她掙紮的時候,已經滑落的差不多了,郁姝寒現在的情況就是香肩半露,更增添了幾分誘huò力,披了浴巾還不如不披。

  絲綢般的觸感,緊緻的肌膚,讓慕兮澤的腦袋充血,他一把扯開了郁姝寒的浴巾,聲音裡帶了幾分特有的沙啞。“新婚之夜出了些意外,現在該做的事情,我們也該補上了。”

  郁姝寒顫抖着,強自鎮定着,慢慢的往枕頭下摸去,她的加強版噴霧,藏了好幾天了,也該派上用場了。

  慕兮澤早就知道她要用這招,所以,一把捉住她的小手,利落的将自己的領帶也給扯了下來,三下兩除二的将她的手給綁在了床頭。

  現在的她,是一絲不挂的,身上的涼意蔓延到心頭,郁姝寒看到慕兮澤已經自顧自的在解開他的衣服了,莫名的恐懼襲來,讓她不得不服軟。

  “求你,我今天,不方便。”

  慕兮澤并未停下自己的動作,對于她的話置若罔聞,除掉身上所有的衣物後,欺身壓了下來,手指,從她光潔的後背上輕輕的拂過,似乎是在描繪着她脊背的形狀。

  陌生的酥麻感讓她顫栗,而男人火熱的像是烙鐵一樣的身體更讓她感覺到威脅是如此的真實,她隻能無厘頭的大喊,連自己都不知道她在幹什麼。

  “慕兮澤,慕兮澤,你放開我,我會恨你一輩子的。”他的唇,蜻蜓點水一般的從她的櫻唇上滑過,落在她纖細的脖頸上,她的脖子很美,總是可以讓他想到白天鵝,細膩如雪。

  “你會愛上這種感覺的,别恨我,你是我的妻子,這些,都是你應盡的義務。”

  他的聲音,鬼魅一般的回蕩在她的耳邊,身上感覺,總是背叛她的意識,為什麼就這麼軟了下去,屈服在他的身下,郁姝寒幾乎要将她的牙齒咬碎,憤恨的掙紮着。

  “不要,不要碰我,慕兮澤,我恨你,我恨你們慕家的每一個人,你放開我,放開我。”

  為什麼,母親死在了慕家,她還要被逼嫁給慕家受這樣的恥辱,絕望,恐懼,寒冷,母親倒在血泊裡的樣子還曆曆在目,她狠心的拒絕肖涵予離開的畫面還如此清晰,每一次想起,都疼的痛徹心扉,可她為什麼要遭受這一切。

  眼淚不争氣的從眼角滑落,一滴滴的,帶着她的體溫,帶着她的絕望和痛苦,落在慕兮澤的手背上,他的動作瞬間僵住了,在她柔軟上的手也收了回來。

  就像是被人澆了一盆冷水一樣,所有的感覺都被掐滅了,他無法再繼續,黑暗中,慕兮澤看到白天還如此倔強逞強的小女人崩潰的蜷縮着身子,咬着嘴唇抽泣着,卻還在極力的隐忍着,不發出任何的聲音。

  他的心,像是被人狠狠的捏了一下,窒息到心疼。

  慕兮澤蹙着眉頭,伸手去解開綁住她手的領帶,然而郁姝寒以為噩夢又要繼續,劇烈的顫抖起來,拼命的往後縮着。

  他心煩氣躁的按住了她,一把将領帶撤下,快速的穿戴好,下床的時候,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拉着被子,将她的身體給蓋住了。

  門,被重重的關上,窗前,冷冽的月色照在地闆上,像是結了冰一樣,郁姝寒打了個冷戰,蜷縮在被子裡,裹住自己寒冷的身體,無言的抽泣着。

  “媽媽,我好想你。”

  那麼輕,那麼輕的一句話,像是呢喃,更像是在呓語,被卷進沉沉的夜色中……

  心煩,真是讓人覺得心煩,慕兮澤站在門外,沉默了半晌,也沒想明白自己幹嘛出來,為什麼不繼續,好幾次想要推開門再進去,可是,在聽到她那麼哀傷而脆弱的話語之後,心又開始疼了。

  蹙了蹙眉頭,他将衣服甩到了肩膀上,繞了個彎去樓下,将電閘重新推了上去。

  客廳又敞亮了,如同白晝一樣,可他的心卻莫名的蒙上了一層薄霧,他低頭,看着自己的手,她的眼淚流下的痕迹似乎已經幹涸,可是,為何還會覺得如此的灼痛人?

  煩躁的一夜,慕兮澤幾乎沒有怎麼睡着,同樣的,在同一個屋子裡,哭到了半夜的郁姝寒也失眠了。

  慕兮澤,不是什麼好人,可為什麼會放過她?她就是砧闆上的魚,将她解決,那可是太容易的一件事情了,他的行為,太反常了。

  郁姝寒輕手輕腳的下床,穿好衣服,拿着小電筒出門,今天,慕兮澤書房的鑰匙做好了,現在,她得趕緊去試一試。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