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女頻 我的老婆很拽

我的老婆很拽 星空黃瓜 2619 2024-01-31 01:02

  秦麟一臉悲憫的看着被圍毆的王霸天,心想你智商也是夠了,連自己在幹什麼都不知道。估計回家後還要被他老子在修理一頓。

  看着孔玄羽,秦麟知道,在整個岚山城,他和誰争也不會和孔玄羽争,因為很簡單,這家夥怕麻煩,什麼事都不喜歡麻煩,隻要能快速完成的方法,無論什麼他都會做。

  雖然他因為三年前不知道什麼原因變得不能修煉了,但是手段依舊在,怎麼可能是别人随便能夠欺負的。

  “得了!差不多了!”

  看着王霸天已經被揍的可以了,孔玄羽叫住了大漢們,聽到孔玄羽的聲音,二十個大漢快速的站了起來。

  孔玄羽走上前,對着癱倒在地上的王霸天說道:

  “回去把今天發生的所有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你老爹,他會知道怎麼做的,不過估計你就……”

  說道最後再次無奈的搖頭了。

  收拾完了王霸天,孔玄羽也沒什麼心情在繼續待在這裡了,随便跟兩個美女打了聲招呼,就快速的離開了。

  “說實話,整個岚山城基本上如果不是證據确鑿的話,沒人相信這個曾經的天才竟然會變成了廢柴,而且就是現在我也不太相信。”

  江虹看着孔玄羽離去的背影,有些感歎的說道。

  “是啊!如果不是證據确鑿,我也不太相信,畢竟無論是不是真的,似乎一切都不會影響到他一般。”

  孔月華也看着孔玄羽的背影出神。

  秦麟沒有說話,不過他心中的想法也與二女想同,畢竟沒有誰能做到像孔玄羽這般什麼也不在乎。

  不在乎!孔玄羽真的會不在乎嗎?那當然是不可能的,當初發生這件事情時,孔玄羽吓個半死,神丹更是瘋狂的當飯吃,不過吃了丹藥後确實是好了,不過第二天又廢了。

  就這樣了整整一個月,孔玄羽就沒心情了,你丫每天吃一顆神丹,就是我在有錢也燒不起啊!

  對于自己廢了這件事,孔玄羽詢問過自己家裡那頭神獸老牛,這貨似乎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是就是不說,沒辦法,孔玄羽隻能這麼等着了。

  按照套路,孔玄羽查了一下,發現原來自己身上竟然背着一個所謂的指腹為婚,奶奶的!孔玄羽這時算是明白原因了,基本上就是豬腳光環在作怪。

  沒辦法,孔玄羽隻好等着三年套路了。算算時間,現在也差不多三年了,應該今年就會來了的說。

  至于二十個大漢嗎!孔玄羽隻想說,以前看那些豬腳的時候他就想說了,你一個堂堂大少爺,老爹是族長,竟然因為自己不能修煉就誰都可以欺負,是不是世界觀崩塌了。

  正常世界不都是有權有勢的人壓迫無權階級嗎?我他媽老爹是族長唉!誰敢來欺負我?那我不得分分鐘把他掃地出門?

  在說了,你爹是族長,給你配備幾個保镖不是分分鐘的事情嗎?難道是豬腳智商不夠?還是世界觀就隻可以反派才能有保镖?

  接下來孔玄羽就要去辦理今天的正事了。對于宅男屬性的孔玄羽來說,隻有宅到底,沒中途宅。今天主要是因為自己那三個老婆忽然之間想喝酒了,所以把自己給叫出來買酒了。

  我知道你們肯定想問為什麼不讓下人出來買,那是因為我那三個老婆要求的,我也沒辦法。

  正所謂婚前男人都是浪,婚後男人都是賤嗎!有老婆和沒老婆的區别就在于人生被支配了沒!

  “呼!兩壇子應該是夠了吧!”

  孔玄羽看着自己懷裡抱着的兩壇酒,覺得應該夠她們三個喝了吧!

  “駕!駕!讓路!讓路!”

  忽然,一陣急促的催促聲響起,隻見一隊車馬快速的飛馳在街道上。

  孔玄羽看了趕緊閃避,畢竟自己現在可是沒有修為,雖然身體還算強壯,但是被撞了可不是開玩笑,怎麼也要疼一會。

  “咦?那标志似乎不是岚山城的勢力?好像是天雲宗的标志。”

  看着馬車上那淡藍色的雲朵标志,孔玄羽立刻就知道了對方是誰。

  “天雲宗距離這裡數千公裡,其中更有一片險境相隔,怎麼會突然跑到岚山城來呢?有古怪!”

  看着車馬遠去,孔玄羽覺得這天雲宗來岚山城應該不簡單。

  “算了!關我屁事,現在的我可是廢柴,天塌了高個頂着,我一個小人物瞎想什麼。”

  把天雲宗的事情抛開,孔玄羽帶着兩壇酒開開心的向着自己的養豬山頭走去。

  三年前廢柴後,孔玄羽就整天宅在家裡,但是時間久了必定無聊啊,畢竟這裡沒有電視遊戲啥的。

  所以孔玄羽心血來潮做起了養豬事業,這個世界的肉類少,而且都是野外打殺來的,所以孔玄羽覺得自己養豬應該不錯。

  沒想到還真被自己猜中了,自己花了一年時間,終于馴服了一種非常不錯的火靈豬作為養殖對象。火靈豬肉長期食用可以提升修為,同時增長體質,現在無數的勢力都紛紛到孔玄羽這裡采購火靈豬。

  可以說,現在孔玄羽一年養豬下來賺個幾萬靈石還是不成問題的。

  現在整個孔家,幾乎都在羨慕着孔玄羽的養豬産業,幾乎都流口水了!一年幾萬靈石的收入,簡直就是一個小土豪。

  養豬山頭在城北外一公裡,孔玄羽走了大約半個小時就到了。

  “老婆!酒回來了!”

  孔玄羽推開院子大門,結果看到了意外的人。

  院落中除了孔玄羽三個老婆外,還有一個中年男人。

  “龍叔!你怎麼在這裡?”

  看着院落裡的中年人,孔玄羽疑惑他怎麼來了。

  “小羽回來就跟我走一趟吧!”

  中年看到孔玄羽,微笑着說道。

  “有什麼事嗎龍叔?”

  孔玄羽很疑惑,究竟有什麼事情要自己走躺。

  “咱們邊走邊說!”

  說着,抓住孔玄羽就往外邊走。

  “咱們似乎要多一個姐妹了!”

  院落中的三個女人談起了話。

  “會是什麼樣的女人?”

  陰陽臉的女人說話了。

  “應該不會簡單,畢竟這一世,他身邊的女人都不會簡單。”

  說話的是臉上有三道刀疤的女人。

  “來了隻能排隊!”

  肥胖的女人語氣堅定的說道。同時另外兩個女人也是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龍叔,究竟是什麼事?怎麼這麼急?”

  被人抓着衣領跑,孔玄羽很可憐。

  “你的那個婚約來了!”

  龍叔的簡單一句話讓孔玄羽内心不平靜了。

  退婚終于開始了!

目錄
設置
手機
書架
書頁
評論